020 (第1/20页)

孟行之,孟清溪的儿子,

不足一岁被拐,至今杳无音信,是死是活无人知晓。

如果他还活着,大概和夏渔差不多大。

而假设他还活着并参与案件,那他为什么不和外公外婆相认?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去杀人?他那么小就被拐走,对母亲的爱应该没有深到这种地步。无数疑问涌上。

怀着对夏渔微妙的信任,陈寄书还是打算在等待孟扶摇来警局之前,去见一见孟家人。

孟家人似乎没有特别想去寻找这个孩子,至少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并没有听到他们谈及孟行之。

听闻他们的来意,孟家人对视一眼,孟母满脸憔悴,愁眉苦脸地说:“那孩子估计是找不回来了。”他们不是没找过。可是幼年被拐的孩子被找回来的概率微乎其微,尤其是孟行之身上没有任何可以一眼看出他身份的胎记之类的证明。而如果能够找到孟清溪,那么孟行之被送去了哪儿也能被知道。

所以他们张贴了孟行之的寻人启事,但是并没有像寻找孟清溪一样费力寻找他。

夏渔看过寻人启事。

那个小孩长得白白胖胖的,一看就是被养育得很好,模样也周正。

最新小说: 末日杂货铺[废土经营] 听见前夫哥的心声 两位少爷坚持联姻 你好,结芬 顶配联姻 惶惶 这球队经理我不干了! 精神病在废土升级扫把星 就要神官男妈妈 炮灰夫妇今天也想暴富 始乱终弃了黑莲花男主后 渡阳气 五十年代军工大院 劝你不要得罪我 农家小夫郎 这排球是非打不可吗 带着一车物资在六零年代养爷爷 我靠给仙君渡情劫内卷飞升 请为我尖叫 虐文女主捡到大纲后